港口当局扣押货物导致的卸货迟延是否应计入装卸时间?

发布机构:hgx   发布日期:2019-04-19   修改日期: 2019-04-19   浏览次数:293   字体显示:

Sugar Charter Party 1999是国际海运业务专用于砂糖运输的租船合同标准格式。由于使用频繁,出租人和承租人对该格式有关措辞的含义也经常发生争议,由此也产生一系列解释这些措辞的仲裁裁决和法院判决, “The MV Muammer Yagci”[2018] EWHC 3873 (Comm)是其中最新的一个。这起案件涉及的法律问题是:当货物被卸货港海关扣押导致卸货迟延时,损失的时间的原因是否属于Sugar Charter Party 1999格式第28条规定的“政府干预”(“government interferences”)?

案件的事实可简要梳理如下:2015年1月13日,收货人在阿尔及利亚的安纳巴港口提交了货物进口文件以便清关和计算关税。在检查货物和相关文件时,港口当局发现货物的发票价格和市场价格有偏差,于是便怀疑收货人企图违反阿尔及利亚的外汇管理规定向海外转移资产。在向上级有关主管机关汇报之后,港口当局采取措施于1月18日扣押了货物。2月2日,阿尔及利亚的公诉机关签发了一道命令,将货物转移至国有财产管理理事会控制。2月23日,货物被允许拍卖,出卖收益将被收归国库。3月16日,收货人向法院申请要求港口当局和国有财产管理理事会要求返还货物,但申请被驳回。在四次拍卖失败后,货物终于在6月1日被卖出,并在7月8日下午2点20分被卸下。

第28条名为“罢工和不可抗力”条款:“在装货或卸货地点时, 由于下列任何事件而阻碍或延误船舶的装卸: 罢工、暴乱、内乱、停工、铁路事故或故障、铁路、河流和运河因结冰或结霜而停运、装载设备的机械故障、政府干预、船舶因船长和船员的雇佣问题而不能营运, 如此损失的时间不应计入装卸时间或滞期费或延滞期。”(“In the event that whilst at or off the loading place or discharging place the loading and/or discharging of the vessel is prevented or delayed by any of the following occurrences: strikes, riots, civil commotions, lockouts of men, accidents and/or breakdowns on railways, stoppages on railway and/or river and/or canal by ice or frost, mechanical breakdowns at mechanical loading plants, government interferences, vessel being inoperative or rendered inoperative due to the terms and conditions of employment of the Officers and Crew, time so lost shall not count as laytime or time on demurrage or detention.”)

船东主张,解释“政府干预”的要点不在于政府是否涉入其中,而是在于政府是否进行了干预。第28条本质上是装卸时间条款,装卸操作中常有一系列例行的公事(routine tasks),如货物检验员对货物采样并分析,这些常规程序不能视为对卸货程序的任何干预。本案中,港口当局检验文件,发现文件存在问题,并扣押货物,属于当局常规的一般操作,不能被视为“干预”。

英国高等法院不同意船东的主张。法院认为,“干预”应按照其通常含义理解,即采取某种特定形式(如扣押货物)介入装卸过程。而且,当局的常规操作不会使货物被扣押进而使得收货人的财产权利受到侵扰。

 

船东还主张,“干预”可以分两种,第一种是政府以当事人不可预见、不可控制的方式干预;第二种是政府根据现有的法律对货物和货物文件进行预期的常规检查。由于Sugar Charter Party 1999第28条的标题含有“不可抗力”,因此该条中的“政府干预”必须按照上述第一种情况理解。在本案中,当收货人提交虚假文件时,就应当预见到货物可能会被扣押,所以扣押不具有“不可抗力”性质。

英国高等法院也不同意上述主张:第28条中列举的事项并不都是不可抗力,所以第28条标题中“不可抗力”并不具有统摄解释该条内容的作用。

船东的第三个主张是,导致卸货迟延的原因是收货人提交了虚假了文件而非港口当局对货物的扣押。

该主张仍然未被法院接受。法院认为,本案涉及的条款和争议焦点都指向扣押。即使虚假文件之提交导致了扣押,但卸货迟延却是扣押所致。虽然可以预见,但港口当局或其上级有关主管机关并不一定要扣押货物。

综上所述,法院的判决结果是:海关当局及其他上级机关行使国家权力扣押货物构成第28条中的“政府干预”,由此导致的卸货时间损失不能记为装卸时间。

 

附件: 暂无 收藏】 【打印】 【关闭

版权所有·泉州外轮代理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泉州市丰泽区田安南路536号外代大厦12楼

电话:0595-22565512    传真:0595-22588709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10734号  业务联系电话:0595-22565521  总流量:374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