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美国控制巴拿马运河百年之谜

发布机构:hgx   发布日期:2019-12-06   修改日期: 2019-12-06   浏览次数:758   字体显示:

日前,巴拿马前总统胡安•卡洛斯•巴雷拉出席了在中国扬州举办的“2019年世界运河城市论坛暨世界运河大会”,他来到扬州,深切感受到了京杭大运河以及长江在这座城市当中的地理位置以及发挥的作用,也让他联想到巴拿马运河对自己国家的重要意义。他说,京杭大运河是世界上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而巴拿马运河,却连接亚洲、美洲、欧洲等,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贸易通道。

然而,百年以来,巴拿马运河区一直被视为美国的后花园。美国不仅拥有巴拿马运河区的永久租借权,而且还可以驻军,俨然一幅“国中国”的状态。直到1999年,经过漫长的谈判,巴拿马政府才从美国手中收回了运河控制权。但由于战略位置重要,巴拿马运河的经营权一直被美国所把持。那么,巴拿马运河究竟是如何诞生,又如何被美国控制的呢?

众所周知,巴拿马是个面积很小、人口很少的国家,但却拥有着一条世界闻名的运河,即巴拿马运河,它是一条贯通大西洋和太平洋的生命线,是世界上最具有战略意义的人工水道之一,也是北美洲和南美洲的分界线。

巴拿马运河位于中美洲国家,它横穿巴拿马地峡,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是重要的航运要道,被誉为世界七大工程奇迹之一的"世界桥梁"。巴拿马运河全长81.3千米,水深13米——15米不等,河宽150米至304米。整个运河的水位高出两大洋26米,设有6座船闸。船舶通过运河一般需要9个小时,可以通航76000吨级的轮船。

在全球贸易的80%仍靠海运完成的今天,我们重新审视巴拿马运河的变迁,更显巴拿马运河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巴拿马运河开通100周年后,世界向多极化发展,全球经济的重心正在向新兴市场国家转移,这都意味着对旧的海权格局提出挑战。

西班牙最早提出开凿运河设想

说起巴拿马运河的异常曲折的历史,不能不提到法国、美国、英国、哥伦比亚等列强,他们深深懂得谁拿到了运河控制权,谁就扼住了运河连接地区的咽喉。因为,在这些具有重要经济战略意义的运河当中,有两大运河被并称为世界上最重要的捷径,一个是苏伊士运河,另一个是巴拿马运河。

苏伊士运河是世界航道的十字路口,巴拿马运河是世界桥梁,位于埃及东北部,由于联系亚非欧三大洲,并沟通印度洋及大西洋,所以它的开通,能使欧洲及地中海各国不必绕道好望角就能到达印度洋,大大缩短了东西方之间的航程。

而巴拿马运河,位于南、北美洲的交界线,它的存在大大缩短了太平洋到大西洋之间的航运距离,使来往的船只不必再经使麦哲伦海峡,就能用最短的时间抵达目的地。

不管从经济贸易还是军事价值上看,它都是一条必不可少的国际航道。经济方面,它不仅缩短了通航时间,还节省了运输成本,降低了航运风险,增加了贸易利益。

军事方面,它能让军队快速往返东西两岸,二战时期的美国就是巧妙利用这一点去扩张舰队的,所以它也是一条重要的海上军事战略要道。正是因为其地理的特殊性及军事战略的重要性,巴拿马运河的开凿权才会成为列强之间的逐鹿。

首先应该说,是称霸拉丁美洲的殖民帝国西班牙发现了地峡,最早提出了开凿运河设想。当时的西班牙探险家巴斯蒂达,为了将美洲大陆画进世界地图里,自掏腰包寻了两艘帆船前往新大陆探险,结果就在南、北美洲的连接处发现了巴拿马地峡。

巴拿马地峡曝光后,西班牙军官巴尔沃亚便前往该地建立殖民地。他在翻越地峡最高峰时,偶然发现太平洋与大西洋之间竟只隔着地峡彼此相望,所以便提出了开凿中美洲运河(巴拿马运河)的设想。

西班牙的运河开凿过程可以说是几经波折。因为他们在确认完巴拿马地峡,就是开凿中美洲运河的最佳地点后,发现以当时的技术能力并不能解决海洋潮汐、陆地海拔等问题。

再加上资金、人力以及时间成本,都是西班牙皇室不能负荷的。所以他们只是草草开了个头,修筑了穿越地峡的石板驿道,而没有将“人工水道”付诸实际行动。

之后,运河计划还遭到了质疑。有人认为它会给别国带来利益,间接为葡、法等国家开通拉美的便利之门,所以提出反对意见。当时的统治者出于对反对意见的考虑,终止了这项工程的推进。

虽然在18世纪末时,西班牙又重新提起了运河计划,但这次却没有赶上好时机,因为他们遇上了拉丁美洲爆发独立战争。

西班牙皇室在奴役美洲殖民地期间,早就没有了继续扩张的野心,他们把精力全都放在剥削打压拉美民族身上,不仅压榨掠夺其财富,还实施垄断贸易,使整个拉美的经济受到严重损害。

长期积累下来的磨难,滋生出拉美对民族自由的向往。所以当法国大革命爆发之后,拉美受其影响萌发出民族独立意识,再加之美国的独立给了很大的动力,所以便全面爆发了独立运动。

巴拿马就是在这一时期,摆脱了西班牙统治,并加入大哥伦比亚联邦的。而西班牙的运河计划,也只能随着巴拿马的脱离而流产。

法国最先夺得运河开凿权

虽然说开凿运河的设想是西班牙提出的,但将这一设想付诸实际行动的,却是首个夺得开凿权的法国。

在法国著名外交官费尔南德·雷赛布领导下,法国洋际运河公司经过数年的准备,制定了8套施工方案,最后定于1883年2月,正式动工开凿巴拿马运河,整个工程由雷赛布本人亲自主持,这使欧洲的投资者深怀信心。雷赛布是职业外交家,1825年以来,历任驻里斯本副领事助理、亚历山大领事、开罗领事、巴塞罗那总领事,最后升至驻马德里公使,因为曾在埃及、突尼斯长期工作,雷赛布在阿拉伯世界中享有相当高的威信。

1854年,埃及总督赛义德帕夏授权雷赛布开凿苏伊士运河,雷赛布详细研究了拿破仑远征埃及期间,法国工程师勒佩尔对苏伊士地峡的考察报告,定下了在地中海和红海之间开辟直接通道的施工方案。由于准备充分、资金到位,运河的工程进展顺利,1859年4月25日动工,到1869年11月17日苏伊士运河就正式通航了。苏伊士运河的成功修建,使雷赛布的声誉达到顶峰,他成为法兰西学院院士、法国科学院院士、得到荣誉军团大十字勋章和印度星形勋章,英国皇室授予他伦敦荣誉市民称号。往昔的成功令雷赛布十分陶醉,他机械地照搬修建苏伊士运河的成功经验,而对巴拿马的特殊地形估计不足,在没有详细调研的基础上草率地制定了施工方案,结果酿成了一场灾难。

巴拿马地峡是热带雨林气候,潮湿闷热、丛林密布、交通闭塞、地形复杂,基础设施落后,缺乏起码的施工条件,当来自55个国家的4万施工大军进驻之后,人们才发现那里简直是一个人间地狱:参天的密林中毒虫遍布,令人难以容忍,炎热的天气使可怕的疫病蔓延开来,夺走了大批工人和技术人员的生命,在加通水闸附近的希望之山上,林立的墓碑令人不寒而栗。

比炎热气候和恶劣环境更可怕的是人为的失误,起初,雷赛布照搬苏伊士运河的经验,认为可以利用巴拿马地峡众多的湖泊修建一条海平式运河,谁知施工四年之后,傲慢的法国人才发现巴拿马地峡临太平洋一端的海面,要比加勒比海一端低出20多厘米,根本无法修建海平式运河,这个过迟的发现给法国洋际运河公司以致命的打击。

最令雷赛布烦心的还有美国人的拆台,运河的设计走向与美国人经营的巴拿马铁路平行,这主要是为了便于运输物资,但美国人根本不予配合。铁路部门对运河物资的配送百般设障,消极对待,最后逼得法国运河公司不得不以2550万美元的天价买下这条仅值750万美元的铁路,但留用的美国员工继续捣乱,破坏怠工,致使铁路根本无法正常运营。

最后,法国运河公司在经营管理上也出现了问题,以雷赛布为首的高管层在工程难以为继的情况下,却大肆侵吞公开发行的运河股票资金;为掩盖真相,继续增发债券,公司动用大笔金钱贿赂官员,法国政府先后有150名部长和议员接受了贿赂,然而纸包不住火,到1889年,法国洋际运河公司山穷水尽,不得不宣告破产,雷赛布本人也上了法庭。

1894年9月,为了收拾这个烂摊子,法国政府牵头另组了一家公司,接手运河工程,决定将原来的海平式运河改成水闸提升式运河,但是由于雷赛布的工程仅完成了三分之一,预算超过原计划一倍以上,剩下的三分之二又是最艰难的地段,而距离原定的竣工日期只有6年了。眼看无法按期交工,1898年11月,法方不得不请求哥伦比亚政府将工期宽限至1910年10月,为此法国愿意支付2000万法郎作为补偿。2月,哥伦比亚政府派代表尼科拉斯·埃斯格拉来到巴黎,他充分体谅法方的困难,提出只要补偿500万法郎即可,这样,法国人就以比较有利的条件得到了延期4年竣工的权力,虽然如此,完成巴拿马运河仍然是杳然无期。

美国控制并确立运河霸权地位

这时,接力棒交到了美国手里。但其时,美国刚从英国手中独立出来,虽有独占野心,但对手实力强大,无奈之下只好和英国签订了《克布条约》,这个条约是当时美国国务卿亨利克莱和英国驻美公使布尔沃签订的,因此条约就以他们两人名字命名。条约规定:美英双方不能在巴拿马运河修建的问题上互相排挤,运河建成后两国可平等使用,保证运河中立自由。

条约是签订了,但美国转手就搞起了小动作。首先是立刻在巴拿马开工建设了一条铁路线,让纽约到旧金山的航程一下缩短了2倍。随后,在另一个法国人布诺瓦利亚的游说下,使美国的投资人们相信:只要克服工人流行病的难题,巴拿马运河的修建就会顺风顺水,而且回报丰厚。最后,美国索性策动巴拿马地区独立,脱离了哥伦比亚的控制。

可怜的哥伦比亚,在传奇人物玻利瓦尔建立大哥伦比亚共和国之后,就不断分崩离析,已经无力阻挡美国的步伐。当哥伦比亚政府军前往巴拿马镇压叛乱时,却发现美国正在巴拿马做军事演习。表面虽然是军事演习,可实际却是武力威胁,哥伦比亚最终迫于美国施加的压力,被迫承认了巴拿马的独立。

巴拿马在独立之后,为了感谢美国的帮助,与其签订了不平等条约《海布诺瓦里条约》,条约中以1千万美元的低价,将运河区的永久租界权卖给了美国。

当时,美国国务卿海·约翰还同运河开凿的法国公司签署了一份条约。条约规定,美国继承法国人在巴拿马修建运河的权力,同时享有在运河区10英里宽的区域内行使“名义上的主权”。巴拿马新政府上台不到半个月,敌人哥伦比亚军队随时可能入侵,极其需要美军援助。

在这种情况下,巴拿马人只能默认了美国敲竹杠的不平等条约,得到了1000万美元的所谓运河购买款。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将修建巴拿马运河,作为自己最大的功绩,并宣称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事情。不过,修建运河也不是这么容易的。美国人花费了10年和高达100亿美金,才完成了修建。

美国终于在获得运河租界权及开发权后,确立了自己的运河霸权地位。但他的“夺权之路”其实并不容易,而且可以说是频繁受挫。因为在这条角逐地峡利益的道路上,英国才是他的最大障碍。

美国当初修建巴拿马地峡铁路时,英国担心自己在加勒比海地区的既得利益受损,所以开始与美国争夺运河权。当时的美国与英国相比只是一个新生国家,经济实力无法与已经完成工业革命的海上霸主相抗衡的。

在悬殊的对比之下,美国认为只有保持运河中立,才能保障自己的利益,所以对英国提出了运河中立化,并向其他列强一并开放的建议。英国在衡量利益得失之后同意了美国的请求,两国为此签订了《克莱顿—布尔瓦条约》。

对英国来说,他是海权霸主,所以对自己的海军实力有足够自信,他认为即使是运河中立化,也不会影响自己对运河地区的控制。而且还能顺道解决运河工程的筹资问题,吸引更多的投资。

而对美国来说,好像是为开凿运河做的妥协,但从长远价值上看,他才是条约里的最大获利者。因为中立化等于把他放在了与英国平等的位置上,并且动摇了英国在加勒比海地区的霸权地位。

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的经济及军事实力都有了飞跃的增长。经济方面,其工业生产总值已超过英国,并取代英国成为了新的经济霸主。军事方面,其海军力量仅次于英法,进入了世界前三。

美国综合国力的增强,让他对拉美的侵略欲望变得更为浓烈,所以便把目光放在了老牌帝国西班牙身上。在美西战争的爆发期间,美国因军舰足足行驶了48天才到达目的地,更加确立了想要彻底控制地峡的决心。

而当时的英国国力,正好因为布尔战争被削弱,美国便趁机对其提出废除条约的要求。英国摄于美国的经济实力,只能做出让步,同意废除条约,并重新签订了1901年的《海—庞斯富特条约》。

条约中虽然保留了运河中立化原则,但也同时宣布了美国是运河中立的唯一保证者,享有建造运河的一切权利,这意味着中立化将彻底变成表象。所以该条约的签订,是美国打败英国拿下运河控制权的关键。

解决掉英国之后,美国开始用障眼法“戏耍”法国。先是成立运河委员会,假装研究运河的设计路线,最后放出消息要在尼加拉瓜境内开凿运河。法国担心卖公司的事情会黄,便同意以4000万美元的低价将公司所有资产转让给了美国。

美国就是在相继清除西班牙、英国、法国、哥伦比亚四大绊脚石后,才最终确立了巴拿马运河的霸权地位,保证了自己在运河区的既得利益。

美国在夺得开发权后马上启动了运河工程。他们在法国原先的“烂尾工程”上,重新设计了适合巴拿马地峡的水闸式运河方案。最后经过10年的修筑,完成了这条长达约80公里的人工水道。

巴拿马运河开通之后,彻底沦为了“国中国”。美国开始对其实施军事管制及经济控制。军事上,将运河委员会成员全部换成海军,并且修建军事基地派遣士兵驻军。经济上,不仅一家独大运输、工矿及农业等行业,还将运河的所得利润都收入了自己囊中。

尾声:

时至1964年,一名巴拿马学生为了表达自己的抗议,携带着巴拿马国旗进入运河区内升旗,结果却遭到了驻地美军的残忍杀害,彻底激起了巴拿马民族的愤怒。

巴拿马政府先是宣布废除运河条约,并与美国断交。然后,数万巴拿马人民开始加入收回运河的正义斗争当中,他们用罢工、示威游行的方式反抗美国的暴力,并赢得全世界人民的支持(尤其是拉美国家)。

美国迫于国际谴责及舆论压力,与巴拿马重新签订了美巴运河新条约。条约规定先归还运河区的70%给巴拿马,并撤出美军在运河区内升起巴拿马国旗,而剩余30%需在1999年底归还。

1999年12月,美巴举行巴拿马运河交接仪式,巴拿马运河正式回归巴拿马共和国。自1920年运河向国际开放至20世纪80年代末的60年中,美国从运河过往船只中收取的费用高达450亿美元,而巴方仅得11亿美元。为此,巴拿马想方设法试图收回这只下蛋金鸡。而美国人迟迟不撒手,冷战期间美国在这里最高驻军达7万人。

上世纪70年代,巴拿马政府一度要借口维修,强行关闭巴拿马运河。由此,美国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说了一句名言:“如果巴拿马政府试图这样关闭、维修运河,那么美国军队就会进去关闭并维修巴拿马政府。”期间的1990年,还爆发了著名的巴拿马战争。在修建巴拿马运河中,一共失去了3万工人,包括至少上千中国人。

19世纪末期,大约有上万名广东福建的所谓“猪仔”(白人对华人劳工的蔑称)来到巴拿马修建运河。据说活下来的中国劳工,只有3000多人。运河修建成功以后,一些中国劳工选择留在巴拿马工作,有的继续打工,有的则做小生意。

1908年,根据《巴拿马共和国百年》一书记载,华人勤劳肯干,他们控制了零售业的79%。他们从摆摊、沿街售卖开始一步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时至今日,巴拿马300多万人口中,有华裔血统的约有30万人。2004年,巴拿马国会甚至通过了一项特别提案,将每年的3月30日定为“华人日”,向华人对巴拿马做出的贡献表示感谢。巴拿马历史上也出现过华人的部长、国会的副主席、主席。

巴拿马运河是一段不平凡的历史。多少年来,帝国主义一直试图控制拉美国家,包括这些国家的主权领土、能源、交通等一系列经济来源。处在这一地区的巴拿马共和国曾经就是一个受到扩张、侵占的国家,巴拿马人民在历史上总是陷入复杂的国际角逐,巴拿马运河就是最好的见证。

船务部黄军阳/转载中国水运网

 

日前,巴拿马前总统胡安•卡洛斯•巴雷拉出席了在中国扬州举办的“2019年世界运河城市论坛暨世界运河大会”,他来到扬州,深切感受到了京杭大运河以及长江在这座城市当中的地理位置以及发挥的作用,也让他联想到巴拿马运河对自己国家的重要意义。他说,京杭大运河是世界上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而巴拿马运河,却连接亚洲、美洲、欧洲等,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贸易通道。

然而,百年以来,巴拿马运河区一直被视为美国的后花园。美国不仅拥有巴拿马运河区的永久租借权,而且还可以驻军,俨然一幅“国中国”的状态。直到1999年,经过漫长的谈判,巴拿马政府才从美国手中收回了运河控制权。但由于战略位置重要,巴拿马运河的经营权一直被美国所把持。那么,巴拿马运河究竟是如何诞生,又如何被美国控制的呢?

众所周知,巴拿马是个面积很小、人口很少的国家,但却拥有着一条世界闻名的运河,即巴拿马运河,它是一条贯通大西洋和太平洋的生命线,是世界上最具有战略意义的人工水道之一,也是北美洲和南美洲的分界线。

巴拿马运河位于中美洲国家,它横穿巴拿马地峡,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是重要的航运要道,被誉为世界七大工程奇迹之一的"世界桥梁"。巴拿马运河全长81.3千米,水深13米——15米不等,河宽150米至304米。整个运河的水位高出两大洋26米,设有6座船闸。船舶通过运河一般需要9个小时,可以通航76000吨级的轮船。

在全球贸易的80%仍靠海运完成的今天,我们重新审视巴拿马运河的变迁,更显巴拿马运河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巴拿马运河开通100周年后,世界向多极化发展,全球经济的重心正在向新兴市场国家转移,这都意味着对旧的海权格局提出挑战。

西班牙最早提出开凿运河设想

说起巴拿马运河的异常曲折的历史,不能不提到法国、美国、英国、哥伦比亚等列强,他们深深懂得谁拿到了运河控制权,谁就扼住了运河连接地区的咽喉。因为,在这些具有重要经济战略意义的运河当中,有两大运河被并称为世界上最重要的捷径,一个是苏伊士运河,另一个是巴拿马运河。

苏伊士运河是世界航道的十字路口,巴拿马运河是世界桥梁,位于埃及东北部,由于联系亚非欧三大洲,并沟通印度洋及大西洋,所以它的开通,能使欧洲及地中海各国不必绕道好望角就能到达印度洋,大大缩短了东西方之间的航程。

而巴拿马运河,位于南、北美洲的交界线,它的存在大大缩短了太平洋到大西洋之间的航运距离,使来往的船只不必再经使麦哲伦海峡,就能用最短的时间抵达目的地。

不管从经济贸易还是军事价值上看,它都是一条必不可少的国际航道。经济方面,它不仅缩短了通航时间,还节省了运输成本,降低了航运风险,增加了贸易利益。

军事方面,它能让军队快速往返东西两岸,二战时期的美国就是巧妙利用这一点去扩张舰队的,所以它也是一条重要的海上军事战略要道。正是因为其地理的特殊性及军事战略的重要性,巴拿马运河的开凿权才会成为列强之间的逐鹿。

首先应该说,是称霸拉丁美洲的殖民帝国西班牙发现了地峡,最早提出了开凿运河设想。当时的西班牙探险家巴斯蒂达,为了将美洲大陆画进世界地图里,自掏腰包寻了两艘帆船前往新大陆探险,结果就在南、北美洲的连接处发现了巴拿马地峡。

巴拿马地峡曝光后,西班牙军官巴尔沃亚便前往该地建立殖民地。他在翻越地峡最高峰时,偶然发现太平洋与大西洋之间竟只隔着地峡彼此相望,所以便提出了开凿中美洲运河(巴拿马运河)的设想。

西班牙的运河开凿过程可以说是几经波折。因为他们在确认完巴拿马地峡,就是开凿中美洲运河的最佳地点后,发现以当时的技术能力并不能解决海洋潮汐、陆地海拔等问题。

再加上资金、人力以及时间成本,都是西班牙皇室不能负荷的。所以他们只是草草开了个头,修筑了穿越地峡的石板驿道,而没有将“人工水道”付诸实际行动。

之后,运河计划还遭到了质疑。有人认为它会给别国带来利益,间接为葡、法等国家开通拉美的便利之门,所以提出反对意见。当时的统治者出于对反对意见的考虑,终止了这项工程的推进。

虽然在18世纪末时,西班牙又重新提起了运河计划,但这次却没有赶上好时机,因为他们遇上了拉丁美洲爆发独立战争。

西班牙皇室在奴役美洲殖民地期间,早就没有了继续扩张的野心,他们把精力全都放在剥削打压拉美民族身上,不仅压榨掠夺其财富,还实施垄断贸易,使整个拉美的经济受到严重损害。

长期积累下来的磨难,滋生出拉美对民族自由的向往。所以当法国大革命爆发之后,拉美受其影响萌发出民族独立意识,再加之美国的独立给了很大的动力,所以便全面爆发了独立运动。

巴拿马就是在这一时期,摆脱了西班牙统治,并加入大哥伦比亚联邦的。而西班牙的运河计划,也只能随着巴拿马的脱离而流产。

法国最先夺得运河开凿权

虽然说开凿运河的设想是西班牙提出的,但将这一设想付诸实际行动的,却是首个夺得开凿权的法国。

在法国著名外交官费尔南德·雷赛布领导下,法国洋际运河公司经过数年的准备,制定了8套施工方案,最后定于1883年2月,正式动工开凿巴拿马运河,整个工程由雷赛布本人亲自主持,这使欧洲的投资者深怀信心。雷赛布是职业外交家,1825年以来,历任驻里斯本副领事助理、亚历山大领事、开罗领事、巴塞罗那总领事,最后升至驻马德里公使,因为曾在埃及、突尼斯长期工作,雷赛布在阿拉伯世界中享有相当高的威信。

1854年,埃及总督赛义德帕夏授权雷赛布开凿苏伊士运河,雷赛布详细研究了拿破仑远征埃及期间,法国工程师勒佩尔对苏伊士地峡的考察报告,定下了在地中海和红海之间开辟直接通道的施工方案。由于准备充分、资金到位,运河的工程进展顺利,1859年4月25日动工,到1869年11月17日苏伊士运河就正式通航了。苏伊士运河的成功修建,使雷赛布的声誉达到顶峰,他成为法兰西学院院士、法国科学院院士、得到荣誉军团大十字勋章和印度星形勋章,英国皇室授予他伦敦荣誉市民称号。往昔的成功令雷赛布十分陶醉,他机械地照搬修建苏伊士运河的成功经验,而对巴拿马的特殊地形估计不足,在没有详细调研的基础上草率地制定了施工方案,结果酿成了一场灾难。

巴拿马地峡是热带雨林气候,潮湿闷热、丛林密布、交通闭塞、地形复杂,基础设施落后,缺乏起码的施工条件,当来自55个国家的4万施工大军进驻之后,人们才发现那里简直是一个人间地狱:参天的密林中毒虫遍布,令人难以容忍,炎热的天气使可怕的疫病蔓延开来,夺走了大批工人和技术人员的生命,在加通水闸附近的希望之山上,林立的墓碑令人不寒而栗。

比炎热气候和恶劣环境更可怕的是人为的失误,起初,雷赛布照搬苏伊士运河的经验,认为可以利用巴拿马地峡众多的湖泊修建一条海平式运河,谁知施工四年之后,傲慢的法国人才发现巴拿马地峡临太平洋一端的海面,要比加勒比海一端低出20多厘米,根本无法修建海平式运河,这个过迟的发现给法国洋际运河公司以致命的打击。

最令雷赛布烦心的还有美国人的拆台,运河的设计走向与美国人经营的巴拿马铁路平行,这主要是为了便于运输物资,但美国人根本不予配合。铁路部门对运河物资的配送百般设障,消极对待,最后逼得法国运河公司不得不以2550万美元的天价买下这条仅值750万美元的铁路,但留用的美国员工继续捣乱,破坏怠工,致使铁路根本无法正常运营。

最后,法国运河公司在经营管理上也出现了问题,以雷赛布为首的高管层在工程难以为继的情况下,却大肆侵吞公开发行的运河股票资金;为掩盖真相,继续增发债券,公司动用大笔金钱贿赂官员,法国政府先后有150名部长和议员接受了贿赂,然而纸包不住火,到1889年,法国洋际运河公司山穷水尽,不得不宣告破产,雷赛布本人也上了法庭。

1894年9月,为了收拾这个烂摊子,法国政府牵头另组了一家公司,接手运河工程,决定将原来的海平式运河改成水闸提升式运河,但是由于雷赛布的工程仅完成了三分之一,预算超过原计划一倍以上,剩下的三分之二又是最艰难的地段,而距离原定的竣工日期只有6年了。眼看无法按期交工,1898年11月,法方不得不请求哥伦比亚政府将工期宽限至1910年10月,为此法国愿意支付2000万法郎作为补偿。2月,哥伦比亚政府派代表尼科拉斯·埃斯格拉来到巴黎,他充分体谅法方的困难,提出只要补偿500万法郎即可,这样,法国人就以比较有利的条件得到了延期4年竣工的权力,虽然如此,完成巴拿马运河仍然是杳然无期。

美国控制并确立运河霸权地位

这时,接力棒交到了美国手里。但其时,美国刚从英国手中独立出来,虽有独占野心,但对手实力强大,无奈之下只好和英国签订了《克布条约》,这个条约是当时美国国务卿亨利克莱和英国驻美公使布尔沃签订的,因此条约就以他们两人名字命名。条约规定:美英双方不能在巴拿马运河修建的问题上互相排挤,运河建成后两国可平等使用,保证运河中立自由。

条约是签订了,但美国转手就搞起了小动作。首先是立刻在巴拿马开工建设了一条铁路线,让纽约到旧金山的航程一下缩短了2倍。随后,在另一个法国人布诺瓦利亚的游说下,使美国的投资人们相信:只要克服工人流行病的难题,巴拿马运河的修建就会顺风顺水,而且回报丰厚。最后,美国索性策动巴拿马地区独立,脱离了哥伦比亚的控制。

可怜的哥伦比亚,在传奇人物玻利瓦尔建立大哥伦比亚共和国之后,就不断分崩离析,已经无力阻挡美国的步伐。当哥伦比亚政府军前往巴拿马镇压叛乱时,却发现美国正在巴拿马做军事演习。表面虽然是军事演习,可实际却是武力威胁,哥伦比亚最终迫于美国施加的压力,被迫承认了巴拿马的独立。

巴拿马在独立之后,为了感谢美国的帮助,与其签订了不平等条约《海布诺瓦里条约》,条约中以1千万美元的低价,将运河区的永久租界权卖给了美国。

当时,美国国务卿海·约翰还同运河开凿的法国公司签署了一份条约。条约规定,美国继承法国人在巴拿马修建运河的权力,同时享有在运河区10英里宽的区域内行使“名义上的主权”。巴拿马新政府上台不到半个月,敌人哥伦比亚军队随时可能入侵,极其需要美军援助。

在这种情况下,巴拿马人只能默认了美国敲竹杠的不平等条约,得到了1000万美元的所谓运河购买款。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将修建巴拿马运河,作为自己最大的功绩,并宣称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事情。不过,修建运河也不是这么容易的。美国人花费了10年和高达100亿美金,才完成了修建。

美国终于在获得运河租界权及开发权后,确立了自己的运河霸权地位。但他的“夺权之路”其实并不容易,而且可以说是频繁受挫。因为在这条角逐地峡利益的道路上,英国才是他的最大障碍。

美国当初修建巴拿马地峡铁路时,英国担心自己在加勒比海地区的既得利益受损,所以开始与美国争夺运河权。当时的美国与英国相比只是一个新生国家,经济实力无法与已经完成工业革命的海上霸主相抗衡的。

在悬殊的对比之下,美国认为只有保持运河中立,才能保障自己的利益,所以对英国提出了运河中立化,并向其他列强一并开放的建议。英国在衡量利益得失之后同意了美国的请求,两国为此签订了《克莱顿—布尔瓦条约》。

对英国来说,他是海权霸主,所以对自己的海军实力有足够自信,他认为即使是运河中立化,也不会影响自己对运河地区的控制。而且还能顺道解决运河工程的筹资问题,吸引更多的投资。

而对美国来说,好像是为开凿运河做的妥协,但从长远价值上看,他才是条约里的最大获利者。因为中立化等于把他放在了与英国平等的位置上,并且动摇了英国在加勒比海地区的霸权地位。

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的经济及军事实力都有了飞跃的增长。经济方面,其工业生产总值已超过英国,并取代英国成为了新的经济霸主。军事方面,其海军力量仅次于英法,进入了世界前三。

美国综合国力的增强,让他对拉美的侵略欲望变得更为浓烈,所以便把目光放在了老牌帝国西班牙身上。在美西战争的爆发期间,美国因军舰足足行驶了48天才到达目的地,更加确立了想要彻底控制地峡的决心。

而当时的英国国力,正好因为布尔战争被削弱,美国便趁机对其提出废除条约的要求。英国摄于美国的经济实力,只能做出让步,同意废除条约,并重新签订了1901年的《海—庞斯富特条约》。

条约中虽然保留了运河中立化原则,但也同时宣布了美国是运河中立的唯一保证者,享有建造运河的一切权利,这意味着中立化将彻底变成表象。所以该条约的签订,是美国打败英国拿下运河控制权的关键。

解决掉英国之后,美国开始用障眼法“戏耍”法国。先是成立运河委员会,假装研究运河的设计路线,最后放出消息要在尼加拉瓜境内开凿运河。法国担心卖公司的事情会黄,便同意以4000万美元的低价将公司所有资产转让给了美国。

美国就是在相继清除西班牙、英国、法国、哥伦比亚四大绊脚石后,才最终确立了巴拿马运河的霸权地位,保证了自己在运河区的既得利益。

美国在夺得开发权后马上启动了运河工程。他们在法国原先的“烂尾工程”上,重新设计了适合巴拿马地峡的水闸式运河方案。最后经过10年的修筑,完成了这条长达约80公里的人工水道。

巴拿马运河开通之后,彻底沦为了“国中国”。美国开始对其实施军事管制及经济控制。军事上,将运河委员会成员全部换成海军,并且修建军事基地派遣士兵驻军。经济上,不仅一家独大运输、工矿及农业等行业,还将运河的所得利润都收入了自己囊中。

尾声:

时至1964年,一名巴拿马学生为了表达自己的抗议,携带着巴拿马国旗进入运河区内升旗,结果却遭到了驻地美军的残忍杀害,彻底激起了巴拿马民族的愤怒。

巴拿马政府先是宣布废除运河条约,并与美国断交。然后,数万巴拿马人民开始加入收回运河的正义斗争当中,他们用罢工、示威游行的方式反抗美国的暴力,并赢得全世界人民的支持(尤其是拉美国家)。

美国迫于国际谴责及舆论压力,与巴拿马重新签订了美巴运河新条约。条约规定先归还运河区的70%给巴拿马,并撤出美军在运河区内升起巴拿马国旗,而剩余30%需在1999年底归还。

1999年12月,美巴举行巴拿马运河交接仪式,巴拿马运河正式回归巴拿马共和国。自1920年运河向国际开放至20世纪80年代末的60年中,美国从运河过往船只中收取的费用高达450亿美元,而巴方仅得11亿美元。为此,巴拿马想方设法试图收回这只下蛋金鸡。而美国人迟迟不撒手,冷战期间美国在这里最高驻军达7万人。

上世纪70年代,巴拿马政府一度要借口维修,强行关闭巴拿马运河。由此,美国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说了一句名言:“如果巴拿马政府试图这样关闭、维修运河,那么美国军队就会进去关闭并维修巴拿马政府。”期间的1990年,还爆发了著名的巴拿马战争。在修建巴拿马运河中,一共失去了3万工人,包括至少上千中国人。

19世纪末期,大约有上万名广东福建的所谓“猪仔”(白人对华人劳工的蔑称)来到巴拿马修建运河。据说活下来的中国劳工,只有3000多人。运河修建成功以后,一些中国劳工选择留在巴拿马工作,有的继续打工,有的则做小生意。

1908年,根据《巴拿马共和国百年》一书记载,华人勤劳肯干,他们控制了零售业的79%。他们从摆摊、沿街售卖开始一步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时至今日,巴拿马300多万人口中,有华裔血统的约有30万人。2004年,巴拿马国会甚至通过了一项特别提案,将每年的3月30日定为“华人日”,向华人对巴拿马做出的贡献表示感谢。巴拿马历史上也出现过华人的部长、国会的副主席、主席。

巴拿马运河是一段不平凡的历史。多少年来,帝国主义一直试图控制拉美国家,包括这些国家的主权领土、能源、交通等一系列经济来源。处在这一地区的巴拿马共和国曾经就是一个受到扩张、侵占的国家,巴拿马人民在历史上总是陷入复杂的国际角逐,巴拿马运河就是最好的见证。

船务部黄军阳/转载中国水运网

 

附件: 暂无 收藏】 【打印】 【关闭

版权所有·泉州外轮代理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泉州市丰泽区田安南路536号外代大厦12楼

电话:0595-22565512    传真:0595-22588709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10734号  业务联系电话:0595-22565521  总流量:438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