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英国高院 “Mookda Naree”案分析下租船人的不作为

发布机构:hgx   发布日期:2021-09-18   修改日期: 2021-09-18   浏览次数:178   字体显示:

航运实践中,有些扣船停租条款会约定“如果扣船是由于租船人、下租船人及其代理人的行为、不作为引起的,则租船人不能停租”,这里不仅有租船人的行为,也提及下租船人(sub-Charterer)。近期英国高院就“Mookda Naree”案进一步解释了何为下租船人的不作为。本案租约链为:PPL作为船东将“Mookda Naree”轮定期出租给租船人Navision Shipping A/S,租船人Navision又将船舶期租给下租船人Conti Lines Shipping NV,Conti转而又将船舶租给下下租船人Cerealis。

案件事实

2018年12月初,装载着磨粉小麦的“Mookda Naree”轮抵达几内亚Conakry港卸货。12月15日,该船被一家几内亚企业SMG扣押。SMG与Cerealis签订过买卖合同(非与本船载运货物有关的买卖合同,SMG也并非本船载运货物的收货人),其中Cerealis是卖方,SMG是买方。 2018年6—7月,SMG因另一艘船“Supertramp”轮提单项下的货物短量纠纷,申请扣押“Mookda Naree”轮,以取得担保。船东曾经尝试在当地法院主张错误扣船,但以失败告终;2019年1月12日,在船东提供担保后涉案船舶才得以释放,而在此之前,租船人、下租船人和下下租船人一直未提供放船担保。在每份租船合同中,“租船人”均主张该船应该在整个扣押期间(2018年12月15日至2019年1月12日)停租。

仲裁庭认定,在实际扣船之前,Cerealis并不会合理预料到SMG会通过扣押“Mookda Naree”轮的方式获得担保,即Cerealis在实际扣船之前未提供担保并不是该船被扣押的可合理预计的原因。但是,当2018年12月15日该船被扣押后,Cerealis应该意识到若其不及时提供担保,则该船或会被长期扣押。考虑到出具担保需要一定时间,仲裁庭认定Cerealis应在12月17日(扣船2天后)提供放船担保,否则就构成不作为。

下租船人不作为的争议

船东与租船人间的期租合同,及租船人与下租船人间的期租合同都是基于Asbatime格式,包含第47条附加条款:船舶一旦经法律程序被扣押,就会停租,直到船舶被释放;除非扣押是因为租船人和/或下租船人和/或他们的雇员和代理的行为、不作为或过错造成。本案各方达成共识的是,在两份期租合同下,Cerealis是第47条中所称的下租船人。另外,期租合同第86条还规定,在西非贸易中,若船舶因货物索赔被扣,租船人有义务出具保函,但在各分租合同中并无该条款。

租船人认为第47条但书部分不适用在停租索赔,因为但书要求必须存在下租船人的不作为情况下才能适用,判断何为下租船人的不作为需要看下租船人在以其为合同一方的合同中是否有作为的义务;如果没有,那么也就不存在下租船人的不作为。在Cerealis的合同中,并未规定Cerealis就“Mookda Naree”轮的扣押有出具担保的义务,因此并不存在不作为。

仲裁庭认为根据第47条,租船人不能在2018年12月15日停租,因为船舶被扣押产生的滞留是由于Cerealis未能及时处理纠纷或者向SMG提供担保导致的,其未能及时作为使船舶解除扣押。仲裁庭认为不作为的意思是过错行为(failure to act),这里的failure包含两种情况:1)有作为的义务但是未作为;2)无作为的义务,但是根据当时的事实背景,当事方被合理期待需要作为而未作为。本案中Cerealis的failure就属于第二种情形。也就是说,判断下租船人是否不作为,不一定只要看下租船人在以其为当事人的合同中有没有合同的作为义务,还需要通过当时的具体情况客观判断。

高院裁决

Navision和Conti上诉至英国高院,上诉理由为:第47条是指,只有在下租船人有义务去履行但未去履行才能算第47条下的不作为。Cerealis在他的租船合同下没有义务去出具担保以使得船舶尽快释放。

英国高院同意仲裁庭对第47条的解释和结论,即Cerealis怠于出具担保后的时间损失不能停租。英国高院认为:1)适用第47条的但书的举证责任应该在船东,第47条下的停租是指船舶被法律程序扣押的情况下保护租船人,使其可以不用支付租金;第47条但书的目的是否定首要原则,即船舶扣押是租船人、下租船人责任的情况下不能停租。2)关于 “Global Santosh”案的适用, “Global Santosh”案的停租条款的但书条款并不包含“下租船人的不作为”,所要解决的法律问题也不一样。3)作为、不作为或违约不限于下租船人在其合同下的义务,只要下租船人可以合理考虑到他会被期待去做出行为而未做,那他就是“不作为”。4)不应该要求船东去了解租约链上的每份租船人的合同内容,或者调查下或下下租船人行为的可诉性。5)从来没有观点认为《海牙规则》中的不作为仅仅局限于托运人或者货主违反了其为当事人的合同的义务或者由其他可诉的行为的情况。

综上,对本案英国高院的结论是,“Mookda Naree”轮在2018年12月15日12时开始停租,但是在12月17日12时恢复支付租金。

总结

“Mookda Naree”案中的租船合同扣船停租条款但书中多了下租船人,这无疑使得租船人不能停租的情形又多了一种;相反,这对船东多了一层保护。当然,正如法官所说,采用哪种约定取决于双方的意图和地位。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对于合同中类似作为和不作为一类的措辞并不会严格、死板理解。因此船东在订立合同时要尽量多加入类似措辞保护自己的利益;相反,租船人要尽量在合同中减少此类措辞。最后,如果扣船停租条款但书的拟定对于涉及西非地区的运输合同则要格外注意(很可能会错误扣船),根据实际情况拟定保护自己利益的合同条款才是最重要的。

(作者单位:中国船东互保协会)

附件: 暂无 收藏】 【打印】 【关闭

版权所有·泉州外轮代理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泉州市丰泽区田安南路536号外代大厦12楼

电话:0595-22565512    传真:0595-22588709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10734号  业务联系电话:0595-22565521  总流量:563577